《检验医学与临床》编辑部为什么多次应邀到基层医疗单位办讲座受欢迎

发布人:系统管理员  发布日期:2014-05-28  点击:

 

近年来,《检验医学与临床》编辑部到过垫江、大足、南川、丰都(两次)、梁平、万州、沙坪坝、铜梁等多家医院进行了 “科研选题与论文撰写和文献检索学术讲座”,很受欢迎!每次会后均有许多听众表明,通过这样的讲座学习,对自己今后的科研选题、课题设计及论文撰写和文献查阅等都会有很大的帮助。据这些单位领导反馈,讲座广泛地激发了员工们的科研热情和论文撰写积极性,这对医院的发展和个人水平的提高均大有裨益。

笔者回忆跟随编辑部2位主任也听过多次讲座,颇有感触。记得最早那次是在2012年2月《检验医学与临床》编辑部一行五人应丰都县人民医院邀请,对该院的医务人员进行了“科研选题与论文撰写”和“科技查新检索相关知识”的宣讲。当时,该院李副院长主持会议并自始至终听完了该讲座。他说:“以前曾请过某医科大学知名教授来讲过专题,课堂上闹麻了,我们还要招呼纪律;而本次讲座大不一样,近300人的会场鸦雀无声,还生怕听落了,连上厕所都怕忱误了。”后来听科教科长说,该院以前从没申报过课题,当年听了讲座后,就向市卫生局申报了9个项目,居然就批准了3个。最近,原丰都县人民医院院长调到了北部新区第一人民医院任职,立马又请我们编辑部去做了同样的课题讲座,得到了该院长高度评价,他说:“总结一句话16个字,实例教学,深入浅出,喜笑言开,作用巨大”。

为什么这么多家医院对《检验医学与临床》编辑部的讲座如此感兴趣?有的医院甚至舍得花想象不到的“重金”反复请去讲课呢?这其中莫非有什么奥妙?笔者带着好奇对主讲人编辑部主任辜明铭(以下简称辜)和副主任王东(以下简称王)进行了采访。

问(笔者):二位主任所讲内容我都听过,辜主任讲的是《如何寻找和发现科研课题》,王主任讲的是《医学论文撰写及文献检索》,反响这么好,评价这么高,这么多单位和医务人员感兴趣,这是为什么?

答(辜):首先要考虑到基层医疗单位的需求,医疗单位要评级、晋级和医务人员晋升职称,都需要发表文章,要有科研成果;同时,提高医疗技术水平,也需要搞研究。而我们编辑部给他们设计了2个半小时的讲座,正是围绕他们的需求来的。

答(王):辜主任以讲实例启发性教学,让他们找到了研究课题的感觉,要把课题变为实实在在的文章或成果,对基层来说也是一个难题;而文献检索对于寻找和发现到的科研课题的查重是必须的,防止重复研究而浪费人力、物力、财力。同时,成果研究出来后要形成论文,他们也缺乏撰写的格式与方法方面的知识,而我们讲的内容正是他们所需要的。

问(笔者):我听两位主任讲课多次,每次我都认真怜听,也在观察、注意旁边听众的表情、表现,发现大家注意力非常集中,场上时而安静、鸦雀无声,时而喜上眉梢、哈哈大笑,随着讲课的思路,起伏跌宕、兴趣无穷。你们的演讲如此吸引人,奥妙何在?

答(王):这就涉及到演讲艺术了。 20世纪最伟大的心灵导师戴尔·卡耐基曾说过这样一句话:良好的演讲需要强有力的论证材料来支持演讲人的观点。课堂上的察颜观色,注意观察听众的表情、喜好,听众知道的或懂的少讲或不讲,讲的都应当是他们感兴趣的东西,当然,这也需要演讲人经验的积累。辜主任以前当过教师,他这方面经验更多些。正所谓“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”,只要多锻炼都会提高。

答(辜):刚才王主任说了,戴尔·卡耐基的话是有道理的,要说明或证实一个理论或观点,要用事实来说话,更服人,更能让听众记忆深刻,有的甚至可以记一辈子。例如,重庆大学教授曾国平曾在五年前讲过一个段子,他为了让听众记住一个道理:“要看到别人真善美、友好的一面,不要老是以假丑恶、敌对的眼光审视别人,这样不利于社会和谐。”接着就讲了一个故事,“在美国,一个中国留学生买了一个二手车开在路上,突然对方来了一辆豪车,放下驾驶室左侧玻璃,一个金发美女探出头来,说了一声‘猪’!中国留学生反应敏捷,也探出头去,回敬了一句:‘母猪!’车子一闪而过,马上转过一个山涧急弯,一群猪迎面而来,留学生由于躲闪不及,开到了山涧的沟里。留学生这时才明白,人家‘猪’的好意。”通过这件事例,大家就很容易记住了曾教授前面讲的道理。让大家明白了,人与人之间相处要多往好处想,正所谓与人为善,不要老想到别人会不会整我,更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

我的讲座基本就归纳了几点,最多一个页面的文字,可以讲一个多小时,全是以科研实例证明我的观点,可以说每个实例都是故事。当然,其中也使用了不少幽默、灰谐、搞笑、逗乐、活跃会场气氛等技巧。让听众以愉悦的心情,受到了科研的启发;以实例教学使听众从中受益。并且留下深刻印象,有的事例甚至是终生难忘。

笔者:以上二位主任的回答使我非常满意,我要好好学习、揣摸一下其中的奥妙之处,看看怎样提高自己的演讲口才,以便自己在今后的学术交流发言中提升自己的演讲水平。对二位主任回答表示衷心的感谢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撰稿  摄影  钱程华